“溫州幫”攜40億殺入EOS競選背后是害怕跟不上時代的焦慮!

admin/2018-04-20/ 分類:投資/閱讀:
摘要: 多年以來,溫州幫以一個善于抓住機會的群體著稱,在中國的股市與樓市中,留下了眾多充斥著腥風血雨的傳說。 現在,他們又闖入了一個充斥財富和機遇的新領域EOS超級節點競 ...

多年以來,“溫州幫”以一個善于抓住機會的群體著稱,在中國的股市與樓市中,留下了眾多充斥著腥風血雨的傳說。

現在,他們又闖入了一個充斥財富和機遇的新領域——EOS超級節點競選。

4月18日晚間,一張約20位商人聚餐的照片,在區塊鏈相關的各個微信群流傳,照片里的主體,是一個一直以來為大眾熟知的群體——“溫州幫”,他們加入了EOS超級節點的競選。

這是一個全新的游戲。今年3月,EOS創始人BM(Daniel Larimer)公布由EOS持有者投票、選出21個EOS超級節點。

最新數據是,在這場涉及市值超過500億元的EOS超級節點競爭中,全球有50多個團隊宣布參與競選EOS超級節點者,其中20個來自中國。

除了數字貨幣領域的先行者薛蠻子、暴走恭親王、老貓、易理華,也有螞蟻礦池、OK區塊鏈資本這樣的領域巨頭,競爭頗為激烈。“溫州幫”的加入,讓這場遠離大眾的游戲顯得接地氣了一些。

目前,距離EOS主網上線還有1個多月,到了EOS超級節點爭奪戰的中期。依然有新的團隊宣布加入競選,EOS的價格每天都在攀升,風口表現的越來越勁。

搶占超級節點對大多數參選者來說,是占據未來區塊鏈開發的主動權,以及可觀的利益分紅。

人們“削尖了腦袋”想往里擠,極力證明自己是EOS的“腦殘粉”、“布道者”,以獲得EOS持有者的理念認可,然后投票支持。雖然EOS至今是一個還什么都沒有、連“架子”都沒搭起來的公鏈。

買買買,“溫州幫”攜40億入局

溫州商人章勝茂最近沉浸在各種各樣的飯局里,精神煥發。他正在發動一切能發動的力量,買EOS。

在EOS超級節點全球參選者名單中,EOSWenzhou是其中之一,章勝茂是其重要發起人。

在普遍把愿景說成為EOS生態助力、幫助增加長期收益的參選者中,EOSWenzhou“溝通世界百萬溫商資源”的愿景顯得有點突兀。

章勝茂是沒有趕上互聯網發展窗口期的創業者,EOSWenzhou團隊十個人全部是溫州實體經濟從業者。溫州在改革開放初期的實體經濟發展中一直是浙江省領跑者,但實體經濟整體面臨發展困境。

他們時常在溫州聚會,感慨實體經濟沒落、而又在上一個互聯網狂潮中落伍。

“我們始終是非常失落的。”章勝茂說。

與其他的各自代表的技術派和經驗派的EOS超級節點競選者不同,章勝茂和他背后的溫州商人團隊在一個多月前還不知道“超級節點”。

聚在一起時,他們聊實體經濟怎么才能突圍,也聊當下資本角逐的熱門幣。

“飯局上誰說哪個幣好,我們就買。”章勝茂說。去年11月,他就在飯局中朋友的推薦下買了幾十萬個EOS。

但EOS究竟怎么好了,章勝茂坦言,“還不是特別懂。”

今年3月初,幣圈知名人士“老貓”對外宣布要競選EOS超級節點,隨后一批中國人宣布加入競選。

消息在溫州商人的聚會時傳開,他們的第一反應是,“超級節點”很厲害,這個“風口”要搶了。

“我們雖然不是很懂,但是感覺如果這次搶上了,也許會是實體經濟困境中的突破口。比如我們理解的,在它上面可以免費進行程序開發,將來有一天實現了,我們就把它和實體經濟連接起來,占領這個資源我們就走在了全國的前面,這絕對是個機會啊。”章勝茂說的有點興奮。

群體熱情也越來越高漲,想象的未來越來越光明。

于是,由早期參與過炒幣和投資過礦池、交易所的溫州商人起頭組隊,他們進行了一場“什么是超級節點”的突擊學習。但太多的專業名詞他們至今還沒有完全消化。

參與競選的網頁是通宵做出來的,10名核心團隊人員和參選材料編撰、注冊公眾號、提交競選資格申請,全部在一周內完成。

一周后,申請通過,對參選者的6個標準里,他們做到了前面5個。只有第6個“列出用于社區測試網參與的電報和測試網節點名稱”沒有達到要求。

“但還是很興奮,給了我們‘邊緣’群體一個機會嘛。”章勝茂說。他們團隊的平均年齡超過40歲,在所有參選者中屬于比較偏大的,樂意被稱作“追風老男孩”。

此后,團隊馬不停蹄轉向下一個重心,增加自己的選票。而方法簡單直接:買幣!

因為跟主流幣圈的關系比較遠,溫州團隊直接放棄路演,決定靠自己“真金白銀”投入。核心團隊盡自己能力買EOS,除此之外,還發動了親戚朋友一起買。

他們的飯局更多起來了。起初團隊成員跟各自做生意的親戚朋友講解,“我們現在要干這么一件事,這是站在世界前沿的啊,是對溫州未來發展有好處的事,它未來可能服務于咱們實體經濟……”

大多數人埋頭做生意,沒接觸過數字貨幣,聽完根本摸不著頭腦,但模糊知道,這是對溫州有好處的事。

于是,“買!”

一次飯局上,一個團隊核心成員講完參加EOS超級節點競選的事,幾個溫州做實體經濟的商人當場買了兩億元的幣。

“溫州幫”有抱團的特點,事情傳出去后,來自全國各地的溫州商人電話打給團隊核心成員,不用講太多話,直接表示“支持!”

如今,保守估計,“溫州幫”已經擁有7000多萬個EOS。截至4月20日上午11點,按照EOS每枚約63元人民幣的價格計算,這些EOS總市值44億元。

“我們不靠外面,就靠300多萬遍布全球各地的溫州商人。”章勝茂說。

4月18日,宣布EOS超級節點競選的EOS引力區、EOSREAL去溫州路演。EOS引力區肖鏵東感到這個地方有點奇特,“以前都是我給別人種植信仰,來了溫州發現被他們種植了信仰。”

章勝茂很開心,路演完EOSWenzhou團隊請引力區團隊吃宵夜,有了開頭那張流傳甚廣的聚餐照片。

狂熱的競選氛圍還在繼續,幣圈分析人士告訴記者,熱潮過去,EOS不可能一直漲。最重要的是,維護一個超級節點是把雙刃劍,勞心勞力,很不簡單。

溫州商人團隊想過競選失敗,但沉迷于買幣的他們還來不及多想風險性的問題。

“現在不考慮別的,一定要去做,錯過了互聯網,不能錯過區塊鏈這個‘風口’。如果失敗也沒關系,至少通過這次參選可以讓溫州人知道區塊鏈、EOS,也讓外界知道溫州還在緊跟時代潮流。”章勝茂說。

大佬們的參與的“真人秀”

這場瘋狂,源自一個多月前,EOS創始人BM做出了一個決定:

將EOS節點數定為21個,而誰來做EOS超級節點,則通過全球EOS持有者投票產生。這是一個全新的游戲規則。

EOS是一個對標以太坊的區塊鏈底層平臺,于2017年7月發行,創始人被稱為BM,因為此前設計的區塊鏈項目,在全球擁有一眾粉絲。

據官方消息,EOS主網將于今年6月1日上線。在此之前,全球想要成為超級節點的人可以自由競爭。

一個引發人們追捧的新機制是,EOS采用的是DPOS共識機制。這是一個相對于BTC和ETH的POW共識,更加快速高效的機制,每秒能處理百萬交易數。

區塊鏈去中心化是人們始終在糾結的問題。

如果按照完全去中心化共識機制,未來在區塊鏈應用領域,它可能因為節點太多、分散而導致效率低下。EOS將交易節點數量減少,效率就可以提高,但也意味著趨向中心化。

取舍之間始終在爭論和拉鋸。EOS開發團隊最終將節點數減少到21個超級節點,以及100個備選節點。

眼下,人們忙著搶占EOS超級節點,顧不上細究這種趨于中心化的共識機制。

這波搶占EOS超級節點的熱潮來的猝不及防,很多后來參與的中國競選者都是倉促應戰。

這背后的邏輯是,一旦有出現風口的苗頭,趕緊跟上——這也是一種害怕跟不上時代的焦慮。

在數字貨幣、區塊鏈全球狂歡的這幾年里,有人評價中國絕對是“宇宙中心”。全球排名前五的數字貨幣交易所,中國占3席;絕大多數礦工在中國挖礦,礦池份額占據全球90%以上。

一有看似有“火”起來潛質的事情,在中國就能引起一個新的“風口”,在其中,有錢人和夢想發財的人追逐的不是眼下的利益,而是搶占發展機遇的先機,并且相信未來會帶來更多的利益。

“風口”可能幾個月就換一輪,金錢在里面用“燒”來形容投入的速度和普通人難以想象的數量。

眼下,搶占EOS超級節點就是最火熱的風口。

3月9日,幣圈知名人士“老貓”首個在國內宣布加入EOS超級節點。

3月25日,暴走恭親王宣布成立EOS.CYBEX社區,加入EOS超級節點競選;

3月26日,ONO創始人徐可講述了自己少年創業的心路歷程,然后宣布加入逐鹿EOS超級節點的行列;

4月7日,薛蠻子發微博說看好EOS,也開始支持EOS聯盟參與全球節點的競爭;

4月11日,比特大陸旗下的AntPool螞蟻礦池在官方網站發布公告,正式參與競選EOS超級節點。

4月12日,區塊鏈投資人易理華宣布牽頭成立“EOS生態區”(EOSeco),加入EOS超級節點競選;

同一天,吳郎宣布EOSUnion面向全球EOS社區展示競選理念、核心團隊及資深顧問團隊陣容。

最新宣布加入競選的是OK區塊鏈資本,來自國內最早的交易所OKCoin。

短短一個月的時間,全球50多個團隊宣布競選,中國有20個團隊發起了競爭。

3000萬年薪的“競聘”

是什么讓這些被視為幣圈大佬的人紛紛走到前臺,進行路演、宣傳、拉票,儼然像娛樂圈的選秀節目?人們追逐搶占EOS超級熱點,是在追逐什么?

一位底層參與者告訴記者,是它未來可能免費對外開放程序開發、應用的可能性,這被稱為時下大家寄期望最高的區塊鏈3.0的潛在實現者。

但這在EOS主網上線之前,一切都只是設想。

“現在還沒有一個基于它出現的小程序應用,它還什么都沒有,只是一個空架子。”一位參與者說。

即便如此,擁泵者的熱情還在加碼。

“看好EOS的團隊和項目,相信創始人BM。”EOS生態區負責人謝朝曄對記者說。

“我們這個團隊其實是EOS的腦殘粉。”謝朝曄介紹他們的競選團隊,成員陸雪游有非常早期參與了bts和steemit項目的投資;開發工程師邱紹錫,他是Bitshares、EOS社區早期參與者,對石墨烯框架有深入研究,他也是一直在持續在跟進BM的新項目EOS。

而更多的入局者,看重的其實是背后的巨大利益。

EOS在白皮書中寫到,將每年增發1%(原先5%,后來調整為1%)分給這些超級節點。在當前的基礎上增發后,EOS總量將達到10億個,每年增發1%相當于1000萬個,平均每個主節點每年能分配到47.6萬個EOS。

按照4月20日上午約63元每枚的價格,一個超級節點一年約可以分到約3000萬元人民幣。

這還只是第一年的分紅,未來如果EOS的價格增長,這筆分紅將會越來越多。

這是一塊非常巨大的利潤蛋糕。但一些競爭超級節點的人看重的不是這點收益,更多的是其背后的影響力。

如果EOS未來成為了區塊鏈操作系統級別的存在,這些掌控著超級節點的人,將會擁有更大的話語權,有權力則肯定不會缺少金錢利益。

如今,EOS生態區在全球參選者中的評分為6分,全部符合EOS超級節點競選要求,但相同分數的有近30家。

全力準備競選,路演、辦線下交流活動,他們希望能從激烈的競爭角逐中多一絲勝算,是目前競選者共同選擇的一條路。

“我自己都戰戰兢兢”

梓岑對BM的超級節點游戲已經很熟悉,他此前已經是另一個項目的超級節點,這次他又加入了,參選的代號是HelloEOS。

4月19日,在跟另外一個競選者EOS引力區肖鏵東的直播對談中,他分享成為超級節點的經驗。

“肯定有成就感,我的ID往那一方,別人就知道這是梓岑。EOS超級節點,那是很有榮譽感的事。但是萬一跌了,大家都會罵我,那會很痛苦。”他說。

面對眼下的EOS超級節點的競選熱潮,他的表情有點凝重,中國表現出了過度熱情。

“現在什么都沒有,‘架子’都沒有,有的只是熱度。”他說。因為是行業的深度參與者,他還被同行成為“布道者”。

在追隨BM的同時,梓岑也看到了風險。

比如,不明狀況的持票者還可能因為“不良動機”的人的“忽悠”,一起投向一個錯誤的方向。

或者規則可以隨時更改。根據以往的經驗,EOS現在制定的投票和發展規則,到了6月1日上線后完全可以修改。

“股東可以改變一切,持幣人什么都可以改。創始人設置的參數,持幣人覺得對的,改掉就行了。”這導致未來EOS超級節點的變數還會很大。

一位區塊鏈領域的投資者和創業者曾對記者表達過對EOS的擔憂:“規則才是最重要的,如果某個人或某些人可以隨時更改規則,這就是價值觀出現了問題。”

“技術上的問題都不算問題,規則才是根本。”他說,其更好看以太坊。

當被問到參選者需要具備什么最關鍵的素質時,梓岑說:“韌性足。”

他此前參與的一個項目經歷了三四年的探索,很多人中途離開。

“這個想法透露出一個短視價值觀,節點競選一定是一場馬拉松,追漲殺跌我不行,我們就是一直跑下去,正確的價值觀一定是為整個EOS生態去考慮,而不只是中文區持幣人,有些競選者不可能有耐性和韌勁陪著我們一起跑。”

他坦言,EOS未來一定會遇到危機,不會一直漲。作為參選者,“我自己都戰戰兢兢”。

閱讀:
擴展閱讀:

推薦文章

Recommend article
投資幫財經_區塊鏈投資專業媒體平臺
區塊鏈投資專業媒體 Copyright © 2015-2018 投資幫財經 版權所有
六肖中特准免费风风雨雨